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道可道非常道

此心光明,亦复何言?

 
 
 

日志

 
 

【转载】大案惊天——李真执行注射死刑全过程:四护士一人一针...  

2015-12-27 19:07: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真执行注射死刑全过程:四护士一人一针 - 祥梦缘 - 祥梦缘的博客


 20031113日上午。

 7时,李真还在熟睡。管教干部叫醒李真:“起床吧,今天是亲属会见日,你妈和你姐姐、哥哥们看你来了。”李真急忙起床,洗漱,换衣服。

 710分,李真被押出监舍,武警给李真摘了脚镣。李真问:“不再回来了?”武警回答:“不回来了。”

 715分,李真被押进家属会见室。

 一道铁网把这间会见室一分为二。铁网的一边是他坐在安全椅子上,手脚都被束缚着;一边是李真的家人,是想他、念他、终于和他相见的亲人。母亲、两个哥哥、姐姐、姐夫,他们在公安干警监视下逐一与李真见面。每人见面的时间为5分钟。

 多么宝贵的5分钟!

 745分,李真被法警押进了会见室对面的一个房间。

 这是临时设立的宣判室。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一庭庭长李惠智及其他法官坐在审判桌前,正等着李真的到来。李惠智手中捏着李真的“地狱通行证”。

 李真被押了进来。

 墙上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闪着庄严的光芒。这种光芒令李真胆战。

 “姓名?”

 “李真。”

 “年龄?”

  ……

 法官验明正身后,庄严宣布:“经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批准,今天将对你执行死刑。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我……”过了一会儿,李真才缓过神来说。

 李惠智拿着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书》,让李真签字。

 法警把李真强行架上车,按倒在行刑床上,麻利地用约束带固定住了他的四肢和头部。

 当法警把一块红布罩在他头上时,看到他的眼睛睁得圆圆的。那眼神流露出的是惊恐。

 

 这次给李真使的注射死刑执行车,是河北省购进的第一辆,造价80万元左右。李真

 

 

 是河北享受此刑的第三人。 

 

 817分,注射开始。一位曾负责刑场卫生的市民说:死刑注射室就在刑场的一辆车上行刑车分隔为里外间,里间是行刑室,外间是观察室,执行注射死刑时,共有四针,其中一针是毒液,其他三针全是葡萄糖液,由四个护士每人

 拿一针去静脉注射,护士们谁也不知道自己拿的是毒液还是葡萄糖液,护士们扎入静脉以后撤出,由观察室的行刑人员按动注射器通电按钮,将液体推入死刑犯人体内,仅用十至三十秒,死刑犯就不动了,然后拍下照片,将尸体装入塑料袋后运走。约2分钟后,法医当场鉴定无误后,宣布李真死刑执行完毕。830分,尸体运往殡仪馆

 自称河北第一秘的原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是一个带有传奇色彩的人物,5年间由一般职工升到厅级干部,33岁就走上了正厅级领导岗位,还曾被列为国家税务总局和河北省人民政府双料后备领导干部。

 他的人生奇特,他自称是唐太宗家族和大清朝第一秘李莲英的后裔。他的成长和火箭式的高升,跨越了我国整个改革开放年代,这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出生的家庭是传奇的,他的成长经历是传奇的,他的恋爱婚姻是传奇的,他的政治作为也颇具传奇特点,他的生活内幕、他奇迹般的高升更带有种种神秘的色彩。他的政治手腕在运用权力、金钱与魅力的交织中一览无余。

 然而,这位当代政坛上耀眼的新星依仗其特殊的背景,大肆收敛钱财,数额特别巨大;2000年李真被双规,成为新千年跨世纪的惊天大案;2002830日,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特大经济罪案侦破纪实

大案惊天

2000年2月29日深夜,首都北京。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监察部的办公大院里悄然驶出两辆轿车,向河北省省会石家庄疾速驶去。车上坐着中纪委六室的一位负责人和他的几名助手,几个小时前他们从中纪委领导那里接受了一项特殊任务,对河北省国税局党组书记、局长李真执行“双规”。

这是一个秘密进行了近6年之久的艰苦工作的结果。李真原是张家口市某油漆厂的一名普通干部,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工于心计的他从普通干部完成了到正厅级领导的政治生命的重大转折,是河北政坛上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由于这颗“新星”升起的背景不是那么光彩,因此中央纪委、国务院信访局乃至中央主要领导都相继收到了许多反映李真劣迹的举报信。

中纪委领导对这些举报信十分重视,都指定专人认真审查,同时派出工作人员到石家庄调查核实。调查人员接触了一些举报者,但由于举报人掌握的线索不多,再加上李真的特殊地位,调查工作一直在持续状态中进行着。

1998年6月25日,中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根据多年来掌握的群众反映的李真的情况,向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写出了《关于反映河北省国税局局长李真有关问题的情况汇报》,从此李真便成为中纪委领导关注的对象。

1998年河北省纪委对张家口卷烟厂厂长李国庭特大经济罪案开始立案调查,鉴于该案涉及到河北政界的经济犯罪,该案被列为中纪委六室重点过问的案件。

1999年3月18日,畏罪潜逃的李国庭在天津被抓获,中纪委的同志到河北加大对李国庭的审讯力度。在经过长达几个月的突审和政策攻心后,李国庭交代出一发重磅炮弹:1996年初李真的妻子杨某赴新加坡学习之前曾向他索要10万美元,后来李国庭向个体烟贩闫满常索要5万美元给了李真。

2000年2月23日,刘丽英亲自带领中纪委六室有关办案人员到最高人民检察院,向最高人民检察院的主要领导通报了李国庭一案和李真涉嫌受贿犯罪的情况,提出了由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李真进行立案查处的意见。两家很快达成共识,联合组成了专案组(代号“2·23”),共同开展对李真经济犯罪的调查。办案地点选择在位于石家庄市西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参谋学院的招待所内,由武警担任警卫任务。协调会还决定李真案件由河北省人民检察院办理立案手续,并从北京、江苏、黑龙江、山西等地的纪检监察机关抽调精干的办案人员。

鉴于李真在北京关系网众多,为防止泄密专案组决定立即对李真采取“双规”措施。于是中纪委连夜从第六纪检监察室抽调出得力办案人员奔赴石家庄,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双规“福贵”

在远离闹市的某军事招待所,已被执行“双规”的李真表面上显得无所谓,他向中纪委的办案人员“坦诚”道:这几年我在工作上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说工作方式不讲究,平时批评人过于严厉,得罪了一些人,有时碍于情面也有一些收受土特产品和小礼品的事,这些问题在去年“三讲”期间我都向有关领导讲清了。我自己能够把握自己,出格的事不会做。别人出于其他目的对我攻击那是他们的事,我自己绝对没有什么违法违纪的问题,这一点请组织上相信我。

一连几天,办案人员每次和他谈话,他都用相似的内容回答,闭口不谈经济问题。他自以为自己的事大都是和铁杆朋友一起所为,中纪委不可能掌握到直接证据。他也幻想着个别领导会帮他脱离险境。在这种心态下他准备顽抗到底。

李真的祖籍在山西省大同市。他1962年5月29日出生于张家口市,父亲是一个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贡献的老干部。幼年时他聪明玲俐,父母给他起了一个很俗气的名字叫福贵,期盼他将来大福大贵。他中学毕业后考入河北师范大学在张家口柴沟堡师范学校举办的大专师资班,两年后被分配到涿鹿某县中学担任物理教员。他厌倦枯燥无味的教师工作,在家人的帮助下在1982年调入了张家口市某研究所。

80年代中期全国兴起了修志热,张家口市也开始了修志工作,有关部门请回了曾在张家口市担任过主要领导职务的杨某。在著名的解放张家口的战役中,杨某曾率部浴血奋战,李真的父亲作为杨某的部下曾和他同生死共患难,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新中国成立后杨某调到东北某省担任重要领导职务,从此两家天各一方断了来往。这次杨某重返张家口,老战友重逢,激动之情自不必多言。更重要的是,虽已离休,但在高层领导中颇具影响的杨某给李真带来了改变一生命运的契机。此时的李真是张家口市计委的一名机关干部,看到父亲的老首长在市委市政府备受尊崇,便动起了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念头。凭借父亲的关系他很快得到了杨某的喜欢和信任,后来干脆认杨某为义父,杨某也乐意收下这个口齿玲俐的年轻人为义子。后来,李真恳请义父给他调换一个好的工作。义父很快介绍李真到一位高级将领家里当生活秘书,日子一久他又感到枯燥无味,三个月后他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老将军。这段经历虽然时间不长,但对改变他的命运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老将军家中当秘书期间,颇有心计的他结识了许多在职的党政军界高级领导干部的子女和秘书,为他今后在北京和河北政界的发展打下了基础。

1989年李真回到河北,通过关系伪造了人事档案。他本来是个预备党员,但在一些热心人的帮助下变成了正式党员,他的行政职级本来是科员,但在热心人的帮助下,干部履历表里写成了正科级,并且晋升了三级工资,1年之后一跃而成为河北省某副省长的秘书,1994年12月被任命为省委办公厅副主任。

李真从担任省委秘书到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到被“双规”的7年间,利用职务之便共收取贿赂680余万元人民币、美元17万元、港币1万元,与他人合伙贪污公款2000万元,与他人合伙侵吞爱尔兰尼瓦利斯50%的股权46.47万爱尔兰镑,以及河北省秦皇岛市中兴电子有限公司112.5万美元的股权。涉案犯罪金额之巨,居建国以来河北省党政领导干部贪污受贿犯罪之冠。对自己的犯罪行径李真自然一清二楚,也知道罪行一旦败露后果将是什么。因此,为了苟延残喘他只好选择顽抗到底。

智谋降贼

就在专案组集中兵力紧锣密鼓开展外围侦查工作的同时,被“双规”的李真依然傲气十足,拒不说出任何问题。专案组认为主要是他的侥幸心理在作祟,认为自己后台硬,能多抗拒一天就有希望早出去一天。

3月28日,中纪委副书记刘丽英和高检院副检察长赵登举在最高人民检察院二楼会议室听取了专案组对查办李真案件进展情况的汇报,决定对李真采取逮捕措施。

逮捕后的李真表面上仍装出一副很受委屈的样子,一再声称自己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受到了政治迫害,抗拒审讯。审讯工作再度陷入僵局。

为取得充分证据迫使李真就范,专案组决定对已取得的李真经济犯罪的线索全面开展调查。于是,一个个贪官被相继收入法网,他们是河北省国税局副局长潘景山、河北省建委副主任李山林、河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王福友、河北省交通厅副厅长张健……随着这些人员的相继被突破,又有一大批证实李真经济犯罪的证据被专案组掌握,最后突破李真心理防线的时机已经成熟。

受命担任主审官的是唐山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陈晓颖。

2000年6月17日上午8点半,陈晓颖和李真第一次正面交锋,李真态度仍很强硬,一开始就拒绝合作。陈晓颖很随便地说:“李真,咱俩定个协议,今天谁也不谈案子,只是随便聊聊。”

一听说只是随便聊聊,李真的强硬态度马上缓和下来。陈晓颖知道李真爱迷信,懂佛教,便给他聊起了佛经:“李真,佛教有句话菩提即我,我即菩提,现在你只有自己才能救你自己。”李真长叹一口气道:“我现在被关在外省,没有人来救我。”陈晓颖说:“听说你爱算命,那么我就给你测个字算算你的命运,你愿意听吗?”李真一听是算命,以为找到了知音,顿时来了精神:“陈组长,你测个什么字,我听听。”陈晓颖笑言道:“就拿你刚才说的被关在外省的外字吧,把外字拆开,左边是个夕阳的夕字,右边是个前途未卜的卜字,如果在外字下面加一个口字,那就是咎由自取的咎字,如果在外字头上加一条横杠,那就是个死路一条的死字,你看这个外省的外字对你的前景是不是很不妙?”李真脸色顿时大变。

陈晓颖紧接着和李真谈起了他的孩子。陈晓颖从管教干部的介绍和看到的材料中得知,李真对他年仅8岁的儿子感情很深,在看守所里常常想念他。于是,他要从这里再打开一个缺口,问:“李真,你想孩子吗?”李真认真地点头答道:“很想,我和她妈妈离婚后,我工作很忙,很少回家,孩子既缺少母受,又缺少父爱。平时孩子对我依赖性很强,我只要出差,几乎天天给他打电话。现在我进来这么长时间了,真不知道他生活得怎么样。”言语之间透露出一丝悲凉和对爱子的思念。陈晓颖紧接着说:“据说你的孩子很可爱,也很聪明,你出事后他主动向老师要求不当少先队大队干部,因为他觉得没脸见人,听说现在好多小朋友因为你的事而不愿意同他玩,他很孤独。”一听说儿子目前的情况,李真的泪水顺脸而下,说话也变得哽咽起来:“进来后我曾经做过一个梦,梦见可可哭着对我说,爸爸,你为什么不回来?我这一辈子也许再也见不到儿子了,真不知道他今后怎么生活。”

陈晓颖乘胜追击道:“李真,你对党对人民犯下了重罪,但你的孩子是无辜的,他现在还不到8岁,可你的犯罪给他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多么大的创伤啊!你应该清楚你讲不讲自己的问题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你不仅要对你自己的未来负责,而且还要对你的亲人负责。我们党开展反腐败斗争绝不是为了剥夺一些人的生命,更多的还是挽救,是对其他人的警示,是为了维护法律的尊严。如果你以为办你的案子就是为了剥夺你的生命,那么你对我们共产党也看得太低了。我告诉你,你现在顽强抗拒的态度不是当年浩然正气的许云峰,你向政府认罪悔过也不是变节投降的甫志高。你要有勇气面对现实,向司法机关坦白交代罪行,为争取宽大处理创造一个好的条件。你要明白,检举和立功,使那些藏在深处的腐败分子得到应有的惩罚,是你的一种悔罪表现,否则就像我刚才和你拆字时所得到的结论一样,只有死路一条!”

陈晓颖一番入情入理、咄咄逼人的话语犹如一发发重型炮弹,句句击中李真的痛处。数小时后,顽强抗拒了108天的李真最终失魂落魄地说:“陈组长,我服了,我现在缴枪,什么都给你们说了吧。”接着,他主动交代了多次收受他人贿赂300余万元的犯罪事实,并讲明这些赃款已转移到新加坡和香港。此时已近下午6时。

为鼓励李真继续讲下去,陈晓颖和李真共进晚餐。吃饭时陈晓颖故意避开案件不谈,只和李真谈家庭,谈事业,谈文学名著,使李真始终在宽松和谐的氛围中感到自己的人格尊严,感到他人的真诚相待。晚饭后,李真又一股作气地交代了他将700多万元港币转移到香港和在新加坡也有几百万元存款的情况。

法峻刑严

为查证李真的交代专案组先后组织衡水、廊坊、石家庄、邯郸等地的检察机关,抽调大批警力进行侦查。

记者从中央纪委、最高人民检察院“2·23”专案组了解到,由李真一案牵扯出来的线索,专案组在长达两年零八个月的时间里共查处经济犯罪案件47件,涉及厅级干部8人,处级干部14人。

2002年6月21日,河北省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李真特大经济犯罪案件。法庭上的李真对自己的罪行进行了深刻的忏悔。

“我是一个受党和人民培养多年的青年领导干部,在不足35周岁的时候就已经走上了正厅级的领导岗位,并且还是省、部的双重后备干部。党和人民为了培养我花费了极大的心血和代价,这是多少正直、很有才华的人没有得到的机遇。然而我却没能珍惜这一难得的机遇,在人生的途中践踏了法律,给党和人民造成了重大损失,给培养我、关心我的各级党组织、各位老领导带来了耻辱,也给我的家人们带来了无限的痛苦。在此,我怀着十分内疚的心情,向党和人民、向我的亲人们表示我最深深的忏悔。

“此时此刻,我是多么渴望着新生啊!如果说杀了我,能够使这种惩前毖后的政治意义和法律效果产生得更好、更大,能够给那些依然在官场上麻木自私的腐败分子起到更大的教育、警示和挽救作用,能够使无数幸福祥和的家庭免遭像我一样的不幸,我情愿并诚恳地请求法庭判处我死刑。我愿用我那不纯洁的一滴血谢罪国人,也算是我向党和人民深深忏悔的一个补过吧。惩罚自己的生命获取一点对社会的积极意义,我死而无憾。”

2002年8月30日上午,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贪污罪判处李真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一颗曾在河北政坛上耀眼的新星陨落了,一个沉重的话题留给了世人。

  评论这张
 
阅读(64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